首页 东方 --(5)欲哭无泪——出版书名《S女出没,注意!》

--(5)欲哭无泪——出版书名《S女出没,注意!》

  等周一一风尘仆仆跳下公交车,赶到电台门口的时候,又不幸被保安大叔给拦了下来。

保安大叔虎着一张脸,手里抱着一杯浓茶,厉声喝住正在朝里走的周一一:“站住!你哪里的?”

周一一张口结舌:“我是999频率的。”

“我怎么没见过你?”

“我刚调过来。”

“证件。”

“证件?我刚调过来,证件还没发下来。”

“那对不起了,你不能进去。”

“我为什么不能进去?”周一一都快哭了,“我真的是999频率的呀,我今天是第一天直播,我已经迟到了,你就让我进吧!”

没想到保安大叔拿个鸡毛当令箭,有原则的很,“不行,没有证件就是不能进,这是制度,谁来都一样。”

请问有必要这样凶吗?请问有必要这样一本正经吗?周一一咬着自己的嘴唇,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哭,但是眼泪已经不争气的在眼眶里打转转。

凶巴巴的保安可能也怕承担耽误直播的罪名,帮她想了一个办法,拎起保安室桌上的电话递给她:“那么你打电话叫上面的人来接也行。”周一一回:“我不知道办公室的号码,再说这个时候我的搭档应该已经在直播室了,他也没法来接我。”保安大叔把电话重重的放下,“那没办法了。”周一一听到这句话,就像一个犯人被最终判下了死刑。

北京时间21点零5分,当娃娃把周一一领走,在大堂等电梯的时候,周一一面如死灰,累得一句话也不想说。娃娃好心的提醒她:“姐姐,你脸上……”周一一茫然的抬起头看着她,娃娃只好直说,“你的睫毛膏,花了。”

周一一哦了一声,从包里大海捞针般地又捞出了粉饼,打开一看,像看见鬼一样的尖叫了起来,把娃娃吓了一跳。周一一赶紧拿手拼命的在脸上搓,一边搓一边嚷着:“怎么会这样?怎么都没人告诉我?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娃娃好心的递上餐巾纸,周一一抓过来,在脸上胡乱擦着。

“姐姐,我们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关机啊?”

“我不是故意的,手机没电了。”

娃娃轻轻叹了一口气,见过倒霉的,没见过这么倒霉的。电梯来了,娃娃和她走了进去。她们前脚走进电梯,门关上。几乎同时,另一台电梯也抵达了一楼,曹砚潇洒的身形走了出来,仍然是那么玉树临风,仍然是那么玩世不恭。

“砰”的一声,频率主任陈老师把桌子拍得惊天动地,地动山摇。周一一和马路并排站在她面前,惊恐万状。办公室里还有频率副主任钱老师,坐在沙发上不停的摇头叹气。陈老师早年也是一优秀的播音员,字正腔圆,如今年纪已经接近60都还中气十足,字正腔圆,小钢炮加迫击炮,向周一一发难:“周一一,我很想听听你的解释,你怎么回事儿啊你,啊?你知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啊,啊?”

老好人钱老师在一旁打圆场:“陈主任,好好说,好好说,不要激动,周一一同志毕竟是新来的,可能对我们的工作还不大了解。”

“再不了解,最起码的时间观念也要有吧?”陈老师的声音又高了八度,马路悄悄的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这位新搭档,她一脸晦气样,颧骨上还粘了一个餐巾纸的纸屑,马路可不想为了她跟领导顶撞,她根本也是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给她个下马威也是好的。

没想到陈老师又把炮口对准了自己,她对着马路说:“马路你也要检讨自己!”马路委屈的抬起头,“陈老师,是她迟到,又不是我迟到。”

“你还说!她是你的搭档,你为什么不早提醒她?她不懂规矩你也不懂啊?”马路知道再顶下去没有自己的好果子吃,只好扁了扁嘴,不吱声了。“还有你这个帽子,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直播的时候不要戴帽子,这个帽沿儿老是磕在话筒上,咚咚咚的,影响音质!”

马路乖巧的说了一句“我下次一定注意”,这才平息了陈老师的怒火,她换了一个稍微温和一点的语气对周一一说:“小周啊,虽然你是从电视台调过来的,我们呢也算是半个同行,但电视台和电台毕竟还是有很大的不同之处,在我们999频率史上,你是第一个不打招呼就无故缺席的主持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