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29)黄了——出版书名《S女出没,注意!》

--(29)黄了——出版书名《S女出没,注意!》

  周一一再次用求助的眼神看上官燕,上官燕装作喝茶,这个家伙关键时刻总是指望不上的。气氛很尴尬,男人先开口说:“这位是——”

上官燕赶紧说:“我是周小姐的朋友,没关系,就当我不在,你们聊,你们聊。”话音刚落,就被周一一在桌子底下狠狠的踩了一脚。男人头上冒出了更多的汗,周一一也在冒汗,盘算着如何尽快从这局面脱身。男人说:“我不知道介绍人把我的情况向周小姐说清没有?”周一一苦笑着摇摇头,心想,要是说清楚了还会有人来跟你相亲吗?

“我呢,早年是在社科院工作的,后来在80年代就移民去了加拿大,后来就一直忙事业,结果终身大事就被耽误下来了。”啊哈,这是相亲界对于自己为什么没结婚最官方的解释,永远不会出错。一来显得你勤勉,二来掩盖你过气的事实。

上官燕度过了刚才的慌乱期,此刻恢复了八成功力:“请问曹先生,那你在加拿大有房产吗?”

男人茫然抬起头:“我不姓曹,我姓丁。”

周一一和上官燕对视一眼,什么情况?周一一赶紧问:“你不是曹砚?”男人摇头,困惑地问周一一:“你不是说你姓周吗?你不是周沪香?”

上官燕已经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对不起你弄错了,她叫周一一,不叫周沪香。”男人赶紧站了起来,对着她们鞠了又鞠:“抱歉抱歉,是我误会了。”“没关系。”周一一对他笑笑,这回笑的很真诚,而且发自肺腑。太好了,她就说嘛,尤医生怎么会介绍这样的人给自己。男人走了,两人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笑成了一团。

上官燕忽然眼睛一亮,盯着周一一身后的某个地方说:“哇,那儿有个正宗的帅哥,好帅啊,不行不行,我不能再盯着他看了,再看他就知道我喜欢他了。”

“拜托,人家已经知道了。”周一一说着回过头去,愣住。

那个人,不就是那个死不掉的路虎先生吗?

曹砚走到她们面前,用不带感情色彩的语气问:“请问哪位是周一一小姐?”说完他就看见了周一一,不由愣住。

周一一像看到鬼一样的看着他:“你别告诉我你就是曹砚。”

曹砚微微一笑,坐在她身边:“真不幸,我就是。原来你就是周一一。”

周一一顿时五雷轰顶,她站起身,拿起包就往外走。一旁的上官燕搞不清状况,忙站起来拉住她:“怎么了?”

周一一回过头一字一句的对着曹砚说:“早知道是你,我根本不会跑这趟。你听好了,我就是一辈子嫁不掉,也不会找你。我马上就打电话告诉尤医生,这次相亲彻底以失败告终!你可以请回了。”

上官燕在旁边干着急:“到底怎么回事啊?”

曹砚觉得这个场面未免也太戏剧性了,这就是他妈妈喜欢的女人?他之所以肯答应来见一面,完全是出于一种好奇心,他想看看他妈妈心中未来的儿媳妇是个什么样子。他一贯相信妈妈的审美眼光,但这一次,他不得不承认,妈妈一定是得了青光眼才会看上这个胖女人。曹砚也站了起来,礼貌的说:“你说得非常对,我个人也认为,我们都忘记这件事比较好。”

说完,曹砚带着讥笑的神情率先朝外走去,周一一气的脸通红。她追了上去:“你站住!”曹砚回头。周一一强压怒火说:“要走也是我先走,是我瞧不上你!”说完周一一就走了出去,上官燕赶紧拿起包跟上,路过曹砚身边的时候,还不忘对曹砚笑了笑。

曹砚看着她们离去的背影,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又走回到刚才的座位上坐下,拿起菜单。服务员走了过来:“请问先生要点单吗?”“给我一份暖风三明治,一杯鲜橙汁!”

周一一怒火冲天的走在大马路上,上官燕跟在旁边,她已经大致了解了事情的经过,无不惋惜:“你说你这人,跟谁结仇不好,偏要跟路虎先生结仇!”周一一突然停住脚步瞪着她,她只好补了一句:“不过他这个人是挺可恶的!”周一一这才又朝前走。

餐厅里,曹砚一边优雅地吃着三明治,一边拨通了妈妈的电话,满脸无所谓的样子:“妈,是我,我就跟你说一声,这次相亲黄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