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47)老干探

--(47)老干探

--(47)老干探 资深宅女 2569 2017-12-24

  

他正要回击,周一一的电话响了。



电话是上官燕打来的,此时的上官小姐正坐在马桶上,刚才内急,她随手在桌上一堆乱七八糟的纸片杂志里翻出一个打印的装订本,以便在方便的时候观赏,不过她很快发现这部小说很好看,一时兴奋,扯过挂在脖子上的手机就给周一一打电话了。



“喂,周一一,这本手抄本太好看了!”



“什么手抄本?”



“等一下,我看看名字,叫《离别之后》,作者叫Chris。”



“哦,那是我录广播剧的稿子,我留作纪念的,你别乱动我的东西。”



“什么呀?看看又不会坏。”



“坏倒不怕,就怕有味道。”



上官燕被她说中,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我在上大号?”

“你的生活习性我还不了解吗?你平时从不读书看报,只有在上大号的时候才会满世界找读物。”



电话那头传来了上官燕的狂笑声,马路看了看周一一:“谁呀,笑起来比你还疯狂。”



周一一还没回答,那头上官燕已经敏感地听到了动静,逼问:“谁?谁在说话?周一一你现在跟男人在一起啊?”



周一一叹气:“请你不要这么八卦好不好?是我搭档,马路姐,他送我回家呢。”



马路幽怨地瞪了她一眼,恨不得把她一脚踢下车。



“马路姐?你搭档不是个男的吗?”电话那头,上官燕感到非常纳闷。



经过上官燕的强烈请求,周一一和马路被她拉去吃夜宵。上官燕的脑子转得飞快,正好她肚子饿了,那么既然马路送周一一回来,那么就有免费车可坐,搞不好还是马路买单请客,太划算了。



马路虽然不情愿,很想早点回家,但是他今天被周一一这样的深情表白感动了,不忍心为这个温情的夜晚划上一个不完美的句号,再说正像周一一讲的,搭档是需要时间来培养默契的,也许他们两个仅仅是工作交往还是不够的,一切为了节目。马路只能好人做到底,先去周一一家接上官燕。



上官燕花枝招展的上了车,马路问“去哪儿”,上官燕立刻回了一句“你请客,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周一一心里咯噔了一下,周一一平时也就是逗马路玩,让他请客,但是她也知道马路今天肯额外开恩来拉上官燕就不错了,再要人家买单有点没道理。“我们AA吧,”她说。



“不用,今天我请客。”马路的这句话让周一一有点惊讶,马路看着前方路面说:“我其实早就想请你吃顿饭,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说着,他扭头看了一眼周一一,“真的。”



周一一没说话,这一瞬间,她也被马路感动了。马路在她心中是个上海小男人,虽然也有可爱之处,但周一一对他并没有奢望,他能说出这样的话,周一一还真没什么思想准备。



“再说了,今天本来就要开庆功宴的,正好。”马路说这些话的时候,态度十分恳切。周一一不再争执,默默享受这份小小的喜悦。



三人来到避风塘,上官燕在单子上胡乱勾一起,周一一心里七上八下的提醒她:“少点一点,我们吃不下那么多。”上官燕白了她一眼,这个女人永远胳膊肘朝男人拐。



周一一被她瞪了,回头去朝马路笑笑,马路倒是不在意,对上官燕说:“你点吧,想吃什么就点。”上官燕立刻朝周一一递来一个胜利的眼神,那意思是说,看吧,人家买单的都不管,你心疼什么?周一一没趣的低头,喝茶。



上官燕把菜单交给服务员,然后从包里拿出那本打印装订稿《离别之后》说:“你们俩先聊会儿,我一看这本书就放不下来了,今天晚上就是熬通宵也要看完。”



“什么书?”马路一边给她们倒茶一边问。



周一一替上官燕回:“《离别之后》,网络小说,就是我上次给若然老师配的那个广播剧。”



“哦——”马路想了想,“不记得了。好看吗?”



“好看,太好看了。是说一个男人她的女朋友离开他之后,他一个人孤独的生活,慢慢疗伤,写得挺有意思的。现在怨妇太多了,茫茫人海中终于让我找到一个怨男,我平衡多了。”上官燕说完又埋头苦读起来。



马路看看那叠稿子,好奇心被勾上来了:“真的?那你看完了借给我看看?”



“行,没问题,下次你请客的时候我拿给你。”上官燕头也不抬。



马路无奈地看看周一一,周一一比他还无奈的,两人苦笑了笑。周一一做节目的时候说了太多的话,一口气就把茶杯里的水喝完了,马路顺手拿起茶壶帮她又满上,周一一朝他笑了笑以示感谢。这个细微的动作被上官燕看在眼里,她抬头问:“你们两个这么暧昧,是在搞对象吗?”



马路的反应过激,吓得手一抖,茶壶往下一磕碰翻了周一一的茶杯,茶水翻在周一一的身上,胸口湿了一大片,马路赶紧手忙脚乱抓起餐巾纸去帮她擦,周一一本能的挡住了他的手。马路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那个动作不太合适,立刻就脸红脖子粗了。



周一一也很狼狈,一方面被茶水泼了,另一方面被上官燕弄得有点毛了,这家伙说话一点分寸没有。



上官燕冷静地看着他们俩,像个老干探一样,不放过罪犯表情中任何一点蛛丝马迹。周一一有点气恼,质问她:“你胡说八道什么呀?”上官燕笑起来,帮他们收拾桌子上的残局:“你们要是没谈恋爱,干嘛那么心虚呀?我不过开个玩笑。”



“我们就是一般同事。”马路慌不择路。



周一一瞪他一眼,慢吞吞的说:“想死啊?”



马路赶紧改口:“不,我是说,我们是同事也是朋友,搭档,关系很好,但我们没有谈恋爱。”



周一一感慨地说:“虽然我每天晚上跟他约会两小时,但交流不多。实际上,我们还很不了解对方。”



马路看到有人帮忙来解围,大大松了一口气,随口说:“是啊。”



周一一眉毛一挑扭头问他:“你为什么老带着帽子?”



马路问:“你为什么调到电台来?”



周一一问:“你为什么做直播的时候都要拉窗帘?”



马路回:“因为关窗帘让我有安全感。”



周一一回:“我调到电台来是不想碰到我的前男友和他的女朋友,她的女朋友以前是我的好朋友。我们三个都在电视台工作,抬头不见低头见,大家都难堪。”



马路听完这句话之后表情有点痴呆,他愣了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好在这时候服务员来上菜了,缓和了尴尬气氛,大家开始吃饭。



马路在知道了自己搭档的秘密的同时,还感受到了一份她对自己的信任,因而对周一一更加产生了一种亲切感。



其实当时连上官燕都吓了一跳,没想到周一一这么干脆地就对马路说了,毕竟这不是什么高兴的事。周一一自己倒是很坦然,她一看到美食就忘记一切烦恼,一双筷子虎虎生风。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