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52)客气

--(52)客气

--(52)客气 资深宅女 2394 2017-12-24

  

韩尧离开之后,刘真从沙发上跳起来,踩着沙发,踩过床,去拿自己的iPod,拨弄了一阵子,音响里传出曹砚深沉而磁性的声音:



“嗨,大家好,这里FM1088兆赫,上海音乐天空频率,我是你们的朋友曹砚。都市的夜晚,多少寂寞而疲惫的灵魂需要音乐来缓解内心的疼痛。没有眼泪,无法倾诉,陪伴我们的只有音乐,醒来之后我们又将用光鲜的容颜独自面对生活。在这样的夜晚,欢迎你来到我的音乐国度,这里有巨星,这里有天才,更重要的是这里有倾诉灵魂的好声音。今天要送给你的第一首歌,来自刘真,一个特立独行的女孩儿,她的歌安静,柔软,清澈,有人说她的风格很像早期的王菲,而我认为,她就是她自己,刘真。”



音乐漂浮在空气中,刘真听着曹砚的声音,听着自己的歌,脸上满是温柔,情不自禁的微笑着,这是她当年录下来的曹砚电台节目。她一步又跨到窗前,对着窗外璀璨的夜景,用手指沾着红酒,在玻璃上一笔一划写下曹砚的名字。红酒朝下滑落,字迹很快模糊。曹砚,我想你,她在心里对自己说。



第二天周末,曹砚有一场商演,去帮一个地产集团的年会主持节目。这种活儿都是挣钱的活儿,没什么好说的,就是挣钱。众所周知曹砚的身价电台主持人当中最高的,也是唯一一个价码可以与一线电视主持人看齐的。曹砚跟别人谈商演从来没有讨价还价这回事,身价就是身价,没有任何可商量的余地。可越这样,找上门来的反而越多。价码到了,曹砚还要看对方的品质,看不上的他还不去。



下午一点半,他准时到了会议地点四季酒店。他今天穿上了正装,越发显得卓尔不群,一走进会场就吸引了在场所有女性的目光。



对方老总亲自过来接待,两人寒暄几句。公关走过来给了他一张节目单,说:“曹先生,这是我们最新的节目单,跟事先发给你的电邮有些出入,个别节目做了调整,所有的流程以此为准。”



曹砚接过来,粗粗扫了一眼,就看到名单中有刘真的名字,她演唱是她的新歌,一首快歌,符合今天的气氛。曹砚心里暗自叹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昨天见到刘真,他就有种直觉,她不止是回到上海,而是重新回到他的生活。就像他们第一次相识的时候,曹砚一看到刘真,就觉得日后她和自己会有某种关联。只是这一次,他变得很抗拒。



正在这时,刘真和韩尧也到达了会场,她看到曹砚的那一刹那也愣住了。公司公关上前接待他们,整个会场,工作人员不停穿梭着,各部门都在紧张的为活动做着准备。



两人相隔大约十米,却是那么遥远的距离,隔着人群,曹砚和刘真看着彼此,眼神里尽是不能言说的爱与哀愁。



曹砚收回目光,提醒自己不要再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

活动进行得很顺利,很快就到了刘真的表演时间。刘真是天生要唱歌的人,她只要一站在舞台上就魅力四射,加上她现在转型后,编曲部分加入了电音,表现力大为加强,现场气氛都被带动起来,大家都跟着她的节奏在轻和。



她的美就不用说了,声音也比过去更扎实,更有感染力了。曹砚在台下注视着她,刘真也在台上朝他看过来,在音乐声中,眼神交错的是千言万语。



活动结束了,对方公司的公关来向曹砚道谢,并把酬劳交给曹砚,5万的现金用一个大牛皮信封装着,沉甸甸的。对方让曹砚点一点,曹砚打开信封笼统的看了一下,道谢走了。



取车之前,曹砚先去了一趟洗手间,等他拉开门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刘真卸完妆从对面的女洗手间里面拉门出来,一张素颜。两人又一愣。曹砚不明白,难道是因为他们曾经相爱过吗?所以他们之间就有了某种神秘的联系?像冥冥中有谁在安排他们的相遇,一次又一次。



曹砚尝试过武装自己,在与刘真电台重逢的时候,以及刚才。但装是一件很累人的事,让人变得拧巴。他们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已经相遇了两次,双方心里都明白,到了可以坐下来聊一聊的时候。



韩尧在地库里取车的时候接到了刘真的电话,她只简短的对他说了句“你等我一会儿,我跟一个朋友说几句”,韩尧就明白了。他坐在车里打开音乐,发呆。



他从来没有对刘真表达过,他爱她,因为她还爱着曹砚,他只是在守护刘真。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守护多久,但是至少现在,他还在她身边。他就像一个观众,能把自己跳出来,饶有兴趣的看命运会对自己做出怎样的安排。



刘真和曹砚坐在大堂的咖啡吧里。一个白领一样的女孩走过来,向曹砚要签名,曹砚哗哗签了,刘真笑了。



“还是那么红啊?”



“这次回来,待多久?”



“不走了。”



“……”曹砚愣了愣:“你不是说……你喜欢北京吗?”



“喜欢,现在也喜欢。但是我累了,想回来。北京上海来去也方便,不影响工作。”刘真浅笑盈盈。



曹砚沉默,喝着咖啡。



刘真看着他的手,左手无名指没有戒指。“你好吗?”她调动一下气氛,故作轻松的问,“有女朋友吗?”



曹砚看着她,他们之间有一个停顿,过了几秒他说:“有很多,所以等于没有。”



刘真笑着点点头:“还那样,没办法,你女人缘太好了。”这时,有个男人朝这边走过来,请刘真签名,刘真签完,等那人走开,笑着对曹砚说:“一比一。”



曹砚明白她在说什么,这是他们俩以前最爱玩的游戏,只要他们俩出门,总有人能认出他们来,有时是找曹砚签名,有时找刘真,他们俩就比看谁的粉丝多。



曹砚也淡淡笑了笑,完全基于礼貌。事实上他心里觉得很难过,他发现翻开往事只会让他更难过,这样的对话他已经觉得索然无味,两人曾经那么亲密,无所不谈,现在却只能说着淡如白开水的话。他看了看表说:“我还有事,改天再聊吧。”



刘真本以为谈话会朝着和谐友好的方向发展,不曾想曹砚突然提出要走,她措手不及,却也只能说:“哦,好。”



曹砚招来服务生买单,刘真看着他,脸上还要强颜带笑。曹砚起身问她说“要不要我送你”,刘着笑着摇摇头。曹砚朝她笑笑,说了句“再联系”便转身离去。



刘真强忍着眼泪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韩尧说的对,客气还不如冷漠。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