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51)奇葩

--(51)奇葩

--(51)奇葩 资深宅女 2046 2017-12-24

  



罗阳看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以罗阳的感情经验很难理解师傅在说什么,而曹砚也只是需要一个聆听者。事实上,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前尘往事在今晚蜂拥而至,另他措手不及。他永远不会忘记刘真拎着箱子从他家走出去的背影,即使现在是春风沉醉的夜晚,想起这一幕仍然让他感到彻骨的冰冷。



曹砚收回思绪,对罗阳说:“说点别的吧。”



罗阳喝了口橙汁,放下杯子问:“师傅,我听说一个传闻,我们999频率是不是真的要合并了?”



“是吗?”曹砚想了想,“台里的事我最近没怎么过问,好像没听说。”



“那就好。”罗阳松了一口气:“你不知道,我们频率都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人心惶惶。”



“别去管那些,做好你自己的事。”



“嗯,知道了。对了师傅,我们频率新调来一个同事,叫周一一。一一姐人挺好的,做节目也很有想法,有热情,是师傅你喜欢的那类人才,她要是在1088,一定会受到师傅你的大力栽培。”



“你说谁?”曹砚好像听到一个耳熟的名字。



罗阳认真的回:“周一一,以前是电视购物频道的主持人,刚调到我们频率来。她一来,就从你手上抢了一个百分点的收听率!我们领导高兴坏了,哈哈。”罗阳笑了起来。



曹砚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一听就明白了:“她的节目也是晚上7点到9点?”



“嗯。《路一十三》,她和马路搭档,马路被她焕发了第二春,节目做得比以前有特色多了。”



曹砚忽然笑了起来,罗阳被他笑得有些不解:“师傅你笑什么?”



“没什么,我对这个周一一越来越好奇了。”



“师傅你认识她呀?”



“算不上认识,打过两次交道而已。不过,她好像很有本事,忽然之间我身边的每个人都在谈论她,而且还很喜欢她。”



这回轮到罗阳笑了,曹砚被他笑得也有些不解:“你笑什么?”



“师傅,你见过大世面,身边美女如云,你可能会忽略一些东西吧,或者说,你的标尺比我们高。”



曹砚不说话了,也许罗阳说得对,他不确定。生活到了现在这个阶段已经出现了瓶颈,事业上他已经到达了一个顶峰,不知道下一个目标在哪里,感情上他也已经失去新鲜感,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本来就够乱的了,现在刘真又出现在他的生活里,乱上加乱。



回到家,曹砚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电脑,通过自己的个人密码进入广播中心的资料库,调出999频率的《路一十三》节目,戴上耳机听了起来,听着听着就忍俊不止。



罗阳说的没错,广播界好久没出现过这样的奇葩了,这个周一一因为不是学院派,所以做节目显得很随意,但恰恰是这种随意,让节目显得不那么工整,变得轻松多了。周一一天性里的大大咧咧把自己和那些细腻温情的电台女主持们区分了开来,率性又不乏真诚,再加上一个马路,整个节目编排虽然很杂,但是却可爱,而且有特色。



Dido跑过来,他把耳机戴在Dido耳朵上,Dido傻乎乎的看着他,曹砚爽朗的哈哈大笑,挠着儿子,亲了又亲。



酒店里,刘真的iPod接上了音响,音乐放的很大声。她抱着胳膊站在窗口看着上海的夜景出神。她从电台回来后就这样,把自己关闭了。



门被推开,韩尧一手拿着房卡,一手拎着一袋食物走了进来,他走到音箱那儿把音量关小。



“怕你夜里饿,给你备点吃的。”



刘真没说话,她已经习惯了被韩尧照顾着。韩尧从袋子里拿出一瓶红酒和开瓶器,动作熟练的开红酒。



“我一直听你说起上海的电台男朋友,你猜怎么着?嘿,电梯门一开,他一走进来,我就知道是他,你说神不神?”韩尧是北京人,说话是好听的京腔。



“前男友。”刘真懒懒的走过来坐在沙发上,像只猫一样蜷缩在沙发上。



韩尧笑了起来:“有什么区别吗?反正你心里还有他。”他走到吧台拿了两个高脚杯,倒了一杯酒递给刘真,刘真接过来。韩尧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坐在刘真对面:“他心里也有你。”



刘真吓了一跳,说:“怎么可能?你看到我们两个碰面的样子了,仇人见面也不过如此了。不,比仇人还可怕,像陌生人,像从来没认识过。”



韩尧笑笑,晃了晃手中的酒杯,放下鼻子下嗅嗅,不紧不慢的说:“你还是不太了解男人。”刘真看着他,眼神无助。“这恰恰说明他还没放下,没放下是因为对你还有感情。如果今天他对你的态度像对待一个客户,热情,但是虚伪,你会比现在难过十倍,相信我。”



刘真回味着他的话。



“要我是你,我就去找他。”



刘真又吓了一跳:“找他?为什么?说什么?”



“该说什么说什么,就说你想他,你想跟他重新开始。”



刘真缓缓的摇了摇头:“韩尧,我和他心里都明白,我们回不去了。这次回上海,我觉得好亲切,这里的每个角落我都熟悉,但你看,我只能住酒店,我在上海没有家了,很多事情都不同了。上海对我来说,的确是个需要重新开始的地方,但不是和曹砚,我们之间的一切早在两年前就结束了。”



韩尧喝完了杯中酒,放下杯子:“明白了。那就别多想了,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工作。晚安。”他起身上前拍了拍刘真的胳膊,像个大哥哥,刘真抬头对他笑笑,“晚安。”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