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53)老乘客

--(53)老乘客

--(53)老乘客 资深宅女 2343 2017-12-24

  

曹砚心乱如麻,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严重走神,他只是本能的开车沿着马路一直往前开,红灯停,绿灯行。



这时的周一一浑身扎满了针,活像只刺猬。她看着墙上的钟,屋子里还有几个像她一样的客人。扎针的时间一般都在半个小时,她对外面喊了一声:“尤医生,时间到了。”尤医生应声撩开帘子走了进来,帮她起针。



周一一穿好衣服走出里屋的时候,尤医生正在水池边洗手,周一一心虚的对尤医生笑了笑。



“我还以为你永远不来了。”尤医生坐回自己的办公桌前。



“怎么会呢?”周一一嘻皮笑脸的坐在她对面,“我不是最近工作忙吗?”



“真的是因为忙?不是因为看到我尴尬?”



周一一哈哈笑起来,她知道自己瞒不住尤医生,索性也就不狡辩了,“尤医生,你怎么不说他是你儿子啊?”



“我没说你还能去见见,我要说了你连见都不肯见了。”



“不会的。”



“怎么不会。瞧,你现在知道他是我儿子,都已经不敢来见我了。”



“嘿嘿嘿嘿,”周一一憨笑笑,“您圣明,什么都逃不过您的眼睛。”



“一一啊,你真的就那么看不上他?”尤医生的眼神有点受伤,随即又自我开解说,“可能做妈的都觉得自己儿子是个宝吧,我也不能免俗。”



周一一慌了,赶紧说:“不不,他挺好的。”



“真的?”尤医生彷佛又看到了希望,“怎么好?好在哪里?”



“嗯,长得帅,个子高。”



尤医生扑哧笑了出来,好气又好笑:“没啦?”



“其他的优点肯定还有,但是我对他不了解,我现在还不知道。不过尤医生,他条件那么好,怎么会没有女朋友呢?他这样的,女孩儿们肯定一见他就疯了,扑都来不及。”



她说中了尤医生的心事,尤医生不满的收住笑脸:“他没你说得那么好,成天没个正形。一一,我记得我跟你说过,他交往的那些女孩子,我不喜欢。”



周一一点点头,她记得。



“我喜欢你这样的,朴实,性格也好。虽然一看就不怎么会过日子,但是这并不重要,每个女人都有成为贤妻良母的潜能,只要碰上对的人,自然而然就会了。一个女人最重要的就是本质,可惜男人永远不明白,只会看表象,包括我那个儿子。所以我就想让你们认识认识,算是我自己的一点私心。”



周一一听到这里感激的笑了笑,对尤医生说:“尤医生,谢谢你对我说这些,我太感激了。你将来会是一个特别好的婆婆,一定会有人因为喜欢你而嫁给你儿子的,只可惜,那个人不是我。”



“哈哈!我明白,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所以我还想找个机会跟你说呢,别躲着我。事情过去就过去了,这次不行我再给你介绍别的,我就不信,我们一一这么好,肯定能嫁出去。”



周一一灿烂的笑了起来:“没错,只要我瘦了,我就一定能嫁出去。”



她话音刚落,曹砚推门进来,一脸的仓惶。周一一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两人都有点意外。



尤医生笑了笑,对曹砚说:“请问这位先生,你有预约吗?”



“妈……”曹砚无路可去到这里来,本想获得安慰,但是没想到周一一在,不熟的人在场,他也不愿意流露自己的脆弱。



“找我有事吗?”



“没什么,顺路过来看看你。”曹砚说完看了一眼周一一,周一一对他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索性低下头装鸵鸟。



尤医生稳稳的说:“行,你看过了,回去吧。”



她这话说得曹砚和周一一都惊着了,周一一想尤医生这妈当的,实在太酷了。而曹砚却是失望,他现在心情不好,他需要她,但他又说不出口。



“今天周末,我这儿客人特别多,我真没办法接待你,回头再打电话吧。”尤医生起身,“一一,那就先这样,下个星期你还过来吗?”



“应该过来吧。”周一一慌忙接了句。



“行,随时欢迎你。”尤医生温和的对她笑了笑。



“哦。”



尤医生又对曹砚温和地说:“那我先忙去了。”



曹砚咬着牙点点头,尤医生一撩帘子走了进去。放下帘子,她捂着嘴笑了笑,把头朝外面侧了侧,听着外面的动静。曹砚和周一一被尤医生抛弃在外面,两人一时有点尴尬,还是曹砚先开的口:“走吧。”



两人一起走了出去,尤医生撩开帘子走了出来,脸上微笑着,显然对这样的结果很满意。



诊所外面,曹砚朝自己的车走过去,问周一一:“你去哪儿?”



“……我还是自己走吧。”



“你能不较劲吗?又不是第一次坐我的顺风车。”曹砚说话的时候略显疲惫,但语气还是那么不容置疑。



周一一闭了嘴,她跟着曹砚上了车,为自己绑好安全带。



“安全意识还很强。”曹砚说。



“那当然,万一你开车有个闪失,我就把小命搭上了。”周一一毫不示弱。



曹砚没再说话,周一一也觉得有点怪,他以前跟她拧巴的样子她还觉得熟悉一点,他现在不那样了,她就觉得他们更陌生了。



曹砚把车开了出去,事实上他也不知道开往哪里,他问周一一:“你到底要去哪儿啊?”



周一一这才想起来,连忙说:“那你送我回家吧。本来我还打算在外面逛逛,你非让我上你的车,现在我也不知道我要去哪儿了。”



周一一的这番话本是无心,却让曹砚感到安慰,像溺水的人看到了另一个溺水的人,虽然结局还是往下沉,但心理上不觉得那么孤独了。他什么也没说,内心却做了一个决定。



在他做了这个决定的时候,身边的周一一还跟个无脑儿一样偷着乐呢,可不是吗?她又不傻,难得坐好车,旁边又是个帅哥,一路上别提多威风了,有车从后面超上来的时候,男的也朝里面看,女的也朝里面看。



男的肯定想,这男人为什么这么成功,买这么好的车?女的肯定想,这女人为什么这么成功,能把着条件这么好的一帅哥?想到这里,周一一不由得意万分。不过,刚得意完,她就发现不对了,对曹砚说:“这不是我回家的路。”



“谁说我要送你回家的?”

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