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55)男人荒

--(55)男人荒

--(55)男人荒 资深宅女 1388 2017-12-24

  



周一一回到家,上官燕正在收拾屋子,周一一换拖鞋:“哟,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

上官燕白她一眼:“你不收拾,我不收拾,这还叫个家吗?简直赛狗窝了。”



等到周一一坐到沙发上,她走过来,手里拿着一个小塑料盆,手一扣,里面的各种大小不一的管状护肤品就像下雨一样,落在周一一大腿上,它们有的已经被挤得扁扁的。



“这都是什么呀?”周一一问。



“我搜刮出来的各种快要用完的护肤品,你不是有这方面的强迫症吗?我就没扔,特地留着回来给你剪的,这么多,都剪成矮子乐,够你用一年了。”



周一一听了灿烂一笑,对上官燕说:“剪子!”



上官燕拿了把剪子给她,周一一把这些东西挪到茶几上,立刻就很投入地剪起来,她先剪开了一支护手霜,剪开两截后,用手指进去刮了刮,涂在自己手上,然后又很得意地把下半截捏扁,再把上半截套在下半截上,完成了第一个“矮子乐”,放在桌上,跟欣赏一个作品似的很得意的看了又看。



上官燕站在旁边,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继续去打扫卫生,拿着抹布开始满世界擦,一边擦一边对周一一说:“哎,跟你说个事儿。”



“你说。”周一一又开始剪第二个了。



“你们电台有什么人,要男的,愿意来我们购物频道做节目吗?我们现在女主持爆棚,男主持太少。哎,这年头,到处闹男人荒。”



“卖东西啊?”



“你说呢?不卖东西,难道卖身啊?”



周一一想了想:“男的,年轻貌美的,我想想。我们频率就只有马路姐和罗阳了,其他都是老伯伯,我也就他们俩还说的上话。”



“那你帮我去问问他们,看他们愿不愿意?”



“我问啊?”周一一有点犯难,停下了手中的剪子,“不太好吧?”



“丢你人啊?”



“不是,我问他们肯定没问题,可人家答应不答应,关键不还是看你出多少钱吗?人家要问我对方出什么价?我还是得来问你,所以我觉得你应该亲自跟他们谈。”



“也是,那你帮我先跟他们打个招呼,回头你把电话号码给我,我自己去跟他们谈。”



“我现在就发给你。”周一一放下手中的东西,从包里翻出手机给上官燕转发信息。



“晚上想吃什么?我买了冷冻饺子。”



“待会儿吧,我一肚子咖啡,现在吃不下。”



上官燕眼睛一亮,立刻坐到她身边,很八卦的问:“咖啡?跟谁?时间?地点?人物?”不等周一一回答,她又很自得的说,“是跟马路姐吧?我就说你们俩有古怪,你还不承认,日久生情了吧?”



“上官燕同学,你得妄想症了,病得还不轻。不是跟马路姐,是跟曹砚。”



“谁?”



“曹砚。”



“那个……路虎先生?”



“啊。”



“你们……你们后来有联系?”



周一一终于被她问烦了,瞪着她:“你问够了没有?”



“我好奇嘛!相亲那天,你们不是不欢而散了吗?”



“我们今天在诊所碰到的,他是尤医生的儿子。”



“啊?”上官燕惊讶的喊了一声,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他是尤医生的儿子?”她盘腿坐到沙发上,情绪有点激动,“尤医生还有别的儿子吗?”



周一一输给她,用投降的眼神看着她。



上官燕嘻嘻一笑,说:“你们俩,有希望不?”



周一一站起来:“我要去洗澡了。”



“你这人怎么这样,说完再走嘛!”上官燕在后面喊着。



周一一“砰”的关上了卫生间的门,上官燕悻悻的,拿起手机给马路打电话。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