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第9章 又见外来者

第9章 又见外来者

  倒不如现在就锻炼,至少都是邻居……

客厅里悄无声气,沉思的胡爸爸,生气的胡妈妈以及处之泰然的端着碗去厨房煮鸡蛋的胡隽。

还好有电磁炉,不然这日子可怎么过呀!

下午两点,胡隽穿着脏乎乎的牛仔裤黑色长袖卫衣,走向201。

“你是?”兴许是胡隽的装备太过落魄,门口的张永愣是没有认出来。

“我是402的胡隽。”胡隽低沉的说,油腻的头发贴在头皮上,不过还好大家都在这样。

“哦,是胡隽妹妹,快进来。”小张带着虚假却热情的笑容说。

进去发现已经零散的坐着几个人,胡隽来的不算早却也不晚,人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交谈,僵着脸,气氛有些凝重。

很快201的客厅挤满了人,小张看起来落魄但精神却很好,他站在客厅的正中。

“感谢大家来参加咱们楼这个小型的会议,这算是与会人数比较齐全的一次了。虽然502和101没有派人来,但也算是咱们楼第一次集体会议了,大家要相信只有团结才能克服困难。我想大家已经知道昨天的行动以失败告终的噩耗,不过为什么会失败,是因为自私作祟,如果每个人都只想自己不考虑大局又如何获救?不过这也是我的错,我没有考虑实际情况及时改变策略害了大家。”小张表情丰富很有感染力,说的有些激动,却仍鞠躬道歉。

“不,小张你别这么说,我们都知道,是老秦一家自作主张,明明说了停留时间5分钟不许弄出动静,却为了多拿几块肉砸破玻璃,引来了丧尸!”说话的正是昨天的生存者之一,他瞥了沙发那边一眼。

“谢谢赵哥的理解。”小张感激的看向赵哥,而来参加会议的坐在沙发那边老秦家的代表一言不发,只是低着头。

“不过我们昨日也是有收获的,现在就向大家介绍救了我们一命的三位英雄。”小张转身,指向身后的三人。

三人身上脏兮兮胡子拉碴,一个短发打着赤膊,一个平头穿着背心,肌肉澎湃,表情严肃,只有一个小年轻一双笑眼看起来十分的可亲。

“在这个世道本来就是能救一个就要救一个,大家不用客气,我们兄弟三人能力有限不能将大家都救出,真是……”小年轻说着似乎有些伤感的垂下了头。

“不,你救我们,就是我们的恩人!”有不少被救回的人赶忙说,还有人举起大拇指称赞。

之后一顿寒暄,胡隽看着那三人,却只听不插话,似乎有些兴奋,又有些纠结。

“听几位英雄说,丧尸很难对付,政府虽说救我们,但是早就人去楼空,我们只能依靠自己,谋求生路,这次也正是多靠这三位英雄,我们才可以死里逃生!不知谁家还有地方可以让恩人有个栖身之处?”重点来了,小张可不愿意收留仨人,虽然武力很强,可是一点食物都没有,自己家本来就是老人孩子的很难过下去,再来三个只会雪上加霜。

一听这话,刚刚还奉承三人,信誓旦旦说报恩的人都低下了头,闷不吭声,即便想留下三人,胡隽也不会去冒头,这太引人注意了。

似乎就这样进入了僵局。

“俺们家了粮食不多,俺想大家应该也是,但是壮士救了大家,咱们轮流管饭怎么样?”一个被救回来的青年看打击都低着头,狠狠心,一咬牙如是说。

“我看行,不知道英雄怎么看?”赵哥此刻也接话,扭头看向三人,他不想自己管可也不见得希望这三个强有力的帮手离开。

“那可不行,我们家昨天又没出去,凭什么管饭?”一个尖锐的声音打断了谈话,大家目光看过去,说话的是楼里出了名的斤斤计较的楼长,胡家对门,一个中老年妇女。

她撇着嘴,不满的看着张永。

“冯姐,人家救的是全楼如果不是他们,咱们楼很多人都会死,如果年轻人都死了,咱们这帮老家伙怎么活下去?”有人一听可不乐意了,立马跳出来反驳,他还想着靠着这三个人救自己和老伴呢,他们两个老家伙,单靠自己可活不下去。

随后不少人附和起来,最终决定还是一户管一天,一顿晚饭,一夜睡觉,一顿早饭。

因为101和502没派人来,当然小张也表示以后全楼行动不会再叫这两户人家,这才得到了大家的同意。

自此便是一共10户,从102也就是说话的老人家开始。没想到又有人闹起了意见,怕自己家吃亏,于是只得抽签安排,胡隽幸运的抽到了第十天。

回家胡隽告诉了父母这个消息,顺带告诉他们丧尸很难对付以及别指望政府这个噩耗。

“怎么会呢?电视上都说了,政府不会抛弃我们!”胡妈妈似乎被击垮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碎碎念道起来。

“如果有救援,现在就不会这样了,你想上次事件性的重度流感的时候,可不是重兵把守吗。”胡爸爸看起来似乎早就想到了,转而安慰起来胡妈妈,“咱们有的吃,一家人就在一起,这就够了呀。”

等胡妈妈好不容易接受了这个残酷的现实,便打算把食物放到储藏室这样可以上锁,就让他们睡客房。

不等第十天到来,第八天晚上,有人砸起了楼门。

凄惨的救命声不绝于耳,还是有好心人打开了楼门,呼呼隆隆的一帮人闯了进来,细细数来将近20多个人,大多是老人和小孩,更有一个大肚子的孕妇在其中,全部都脏兮兮的看起来十分瘦弱。

这群人在楼道中,不断的敲着各家的大门哀求帮帮他们。

毫无例外,402的门也被敲响了,透过猫眼可以看到站在胡家门口的正是那个挺着大肚子的妇女她手中还牵着一个扎着小辫流着口水咬着手指的满脸脏兮兮的小小姑娘。

“求求你,给我点水吧。”妇女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悲伤,胡妈妈站起来就要去开门,却被胡隽一把拉住了。

胡隽摇摇头,指了指墙上的表,又指了指存放食物的房间。示意:还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要过多久,食物是有限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